“两弹一星”元勋杜祥琬:搞核物理,强激光,到能源转型,“无条件服从国家需要”

2023-02-22 11:04  来源:中国核学会    杜祥琬  核物理  核工业

杜祥琬认为,实现双碳目标必须走节能提效的路径。“中国现在的能源强度和碳强度都偏高,怎么改进?首先是产业结构调整,就是要让高耗能产业保持在能够生产出国家必需原材料的量,但不能只靠这些产业来提高GDP。”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提到“两弹一星”科学家,人们会想到时代的英雄,中华的脊梁。

2023年春寒料峭,在有着厚重历史和光辉荣誉的北京应用物理与计算研究所,一位衣着朴素、面容和蔼的老者正在办公桌前伏案工作。他,就是“两弹一星”核心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副院长、中国工程院物理研究院研究员,应用核物理、强激光技术和能源战略专家,国家能源咨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杜祥琬。


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

虽已至耄耋之年,杜祥琬依然保持着工作状态。在杜祥琬的办公室里,书柜里、书柜外的地面上、窗台上、办公桌上,摆满了一摞摞的书籍,当杜祥琬坐在办公桌前时,仿佛藏身于书山书海之中。

在接受新华网科技频道记者采访时,从当前的能源领域研究,到科研人生的选择,以及对年轻一代科研人的殷切期待,杜祥琬向记者传递了老一辈科研人的价值观念。

“能源系统要做到‘可能三角’,哪个都不能少”

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是能源革命的两个里程碑。实现双碳目标,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是一项涉及诸多层面的复杂系统工程。

为此,如今已85岁高龄的杜祥琬仍兼任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和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等职务,是当今中国气候变化、能源战略和可持续性发展领域的重要智囊。

杜祥琬认为,实现双碳目标必须走节能提效的路径。“中国现在的能源强度和碳强度都偏高,怎么改进?首先是产业结构调整,就是要让高耗能产业保持在能够生产出国家必需原材料的量,但不能只靠这些产业来提高GDP。”

“能源转型是做加法而非减法,立足我国的能源资源禀赋,坚持先立后破。”所谓“立”,就是要积极发展可再生能源以及核电,实现规模化和安全稳定供应;“破”则是逐步减退化石能源,而不是化石能源的退出。“能源安全是首要的,转型是做加法而非减法,不能新房子还没盖好就把老房子拆了,传统能源的减退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替代的基础上。”杜祥琬说。

既要实现安全可靠,又要经济可行,还要绿色低碳,这常常被认为“几乎不可能”,这也被称为能源的“不可能三角”。但杜祥琬认为,要实现能源系统的高质量发展、可持续发展,就必须要打破这种“不可能三角”,使之成为“可能三角”。

“原来存在这个‘不可能三角’,是因为当时以化石能源为主”。杜祥琬说,现在可再生能源在绿色低碳方面具备先天优势,成本下降也十分明显,基本符合经济可行的要求;但因为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具有波动性和间歇性,存在“靠天吃饭”的短板,还要在安全可靠方面继续努力。“安全可靠、经济可行、绿色低碳,新型电力系统必须做到‘可能三角’,哪个都不能少。”他说。

这是构建新型电力系统的核心问题,“如何克服这个困难,必须靠科技创新。”杜祥琬指出,“比如太阳能、风能是靠天吃饭,有时候可能连着几天没太阳,或者连着几天不刮风,这就需要把新能源的间歇性问题与技术创新相结合,利用储能技术解决问题。同时,新能源和传统化石能源协调互补,才能健康发展。”杜祥琬说。

“科研方向的选择服从国家的需要”

“两弹一星”元勋王淦昌在年过90岁时曾送给杜祥琬一句话:“60岁的人是可以从头开始的!”

“我们国家的‘两弹一星’元勋,我和他们的接触都是非常具体和密切的,他们不光学科功底深厚,而且为人处事品德高尚。我能够有幸在他们的指导下工作几十年,是一项非常崇高的事业,也是一种幸福。”杜祥琬说。

1987年,49岁的杜祥琬被选入国家原“863”计划激光专家组,后出任国家激光技术主题专家组首席科学家。这意味着,他要从已深耕20年的核物理研究,转向新的高科技领域从零开始,重新出发。

“那是我最艰难、最焦虑的一段时间,因为我是主要负责人,目标、技术路线以及途径,都需要专家组领头来做,责任大、压力大。这条路之前国内国际都尝试过,但都没有做成功,我们要一步一步摸着石头过河。”杜祥琬回忆道。

转向激光领域研究15年后,64岁的杜祥琬当选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分管能源学部,继而开始负责中国能源发展战略咨询研究等工作。此后,他又出任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任,为气候谈判出谋划策。

不难发现,从当年的核武器、强激光,到能源转型和气候问题,杜祥琬的科研方向至少发生过三次重要转向,每一次转变,都与国家高科技发展的需求密切相关。

他坦言,“我自己并不想转移阵地,如果能在一个阵地一直干下去,可以做得更深入一点是吧?但是,服从国家需要是无条件的,其他的根本想都不用想。国家需要你做,你就得做,不熟悉就得学习,我之所以能几次转移科研阵地,动力就在于国家的需要。”杜祥琬说。

“每一项新任务、每一次科研新转折、每进入一个新领域,都是一次重新学习的过程,既要向书本学习,也要向专家们学习,向各位院士学习,这个时候就要坚持不懈地学习。”

如今,“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已经成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杜祥琬认为,“科学家精神,首先是科学精神,科学要求真,不能搞假的;第二是创新,一定要是新的,要不断地进行原创性研究。”

“中国科学家精神的灵魂就是家国情怀,就是为国家、为民族的振兴来贡献自己的一切,‘两弹一星’元勋们是这样的,我觉得后辈科研人也应该继承和发扬这样的精神。”杜祥琬说。

“我热切地盼望年轻一代成长”

“中国的科研也好,经济发展也好,要靠年轻人,所以一定要帮助他们成长,我热切地盼望他们成长。”在交谈中,杜祥琬不时流露出对后辈的殷切期望。

如今,除了科研和顾问工作外,杜祥琬还致力于科学和科普宣传。此前,他参与了中国科协举办的《院士开讲》栏目,讲述《能源故事和双碳目标》。“我非常尊重和赞赏这样的科技宣传工作,科技的传播不光是传播科学技术,更要传播科学精神,只有把科学技术的传播和科学精神的传播结合好,才能帮助青年一代开拓视野,让他们未来能有更为广阔的空间。”他说。

杜祥琬感到,当今很多年轻人都想为国家、为民族,甚至为人类的发展进步做出自己的贡献。

“年轻一代的舞台非常宽阔,希望他们能把自己的人生价值与国家的进步、时代的进步相融合,不要只看到眼前一点蝇头小利,而是要从国家、人类进步的角度出发,去安排自己的人生,要有这样广阔的视野,要把三观树立好,才能有所成就,社会也自然会给予应有的回报。”他说。

“生老病死,是不可违背的自然规律,我从不觉得自己能永远年轻,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特别重视年轻人,愿意和年轻人多交流,一定要后代人胜过前代人,一定会这样,国家和社会才有希望。”言之殷殷,情之切切,叮咛犹在耳边。



维度网

深圳核博会

中国核电网


阅读推荐

正在加载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