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气冷反应堆的退役计划

2022-04-25 11:33  来源: 嘿嘿能源heypower    EDF  英国核电  高温气冷堆  核退役  核废料

最近,英国国家审计署(National Audit Office)审查了英国政府为先进气冷反应堆机组退役的计划安排。


最近,英国国家审计署(National Audit Office)审查了英国政府为先进气冷反应堆机组退役的计划安排。

1、英国核责任基金

英国有八座第二代核电站,占2020年英国总发电量的16%左右。

八座核电站中,有七座是先进气冷反应堆(AGR),其设计主要基于一代堆Magnox(现已关闭)堆型。

根据目前退役计划,到2028年,所有AGR电站都将停止发电,退役预计需要100多年的时间。

对此,英国专门设立了核责任基金(简称“基金”),支付所有七座AGR以及赛斯韦尔(Sizewell)B项目一座压水反应堆退役费用,但就目前情况来看,该项目仍然需要大量额外的纳税人支持,而且可能还需要很多。

英国政府已提供担保,保证该基金的资产足以支付退役的总成本。

2020年,英国政府出资51亿英镑(约合68亿美元)以加强该基金的地位,后该基金又要求追加56亿英镑。

截至2021年3月底,该基金的资产估值为148亿英镑,目标是实现基金投资的增长将足以满足退役的长期成本(目前为235亿英镑)。

然而,自2004、2005年以来,英国实际核电退役成本估算翻了一番。如果这一趋势保持下去,而投资增长不足,就不得不启用纳税人款项。

去年,英国政府重新安排了7座AGR核电站的退役工作,EDF能源公司负责卸载燃料。

英国国家审计署(NAO)发布了一份66页的报告,探讨了AGR核电站的退役是否会带来更好的性价比。

NAO审查公共支出,以帮助议会让政府承担责任,并改善公共服务,同时NAO表示,虽然这些安排可以节约一些资金,但整体工作的成功最终将取决于相关各方合作克服风险。

2、燃料卸载时间表和流程


亨特斯顿B项目的桩基承台和燃料区(图源:EDF Energy)

EDF 能源在9月确认,三个AGR——丹吉内斯(Dungeness)B项目、亨特斯顿(Hunterston)B项目和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B项目——将从2022年开始燃料卸载工作。

哈特尔浦(Hartlepool)和希舍姆(Heysham )1号机组预计将于2024年关闭,希舍姆2号机组和托尼斯(Torness)核电站将于2028年关闭。

EDF表示:“在移交给核退役管理局(NDA)进行下一阶段的退役工作之前,每个电站将尽可能高效地卸载燃料,并进入无燃料状态。”

燃料卸载包括从反应堆、燃料池和容器中清除乏燃料和放射性废物,并将其运输至塞拉菲尔德(Sellafield)基地进行处理和合并储存。

根据NAO的报告,这一过程预计需要3-10年。

EDF表示,亨特斯顿B项目工作的第一节点将于2025~2026年进行。

然而,报告指出,这“对EDF能源提高其燃料卸载能力,以及对核运输解决方案和塞拉菲尔德公司运输、拆卸和储存燃料的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

3、财务安排

2021年6月,EDF能源公司同意,将以商定方式卸载燃料,英国商务、能源与工业战略部(BEIS)估计可以节省纳税人10亿英镑左右。

一旦卸载完成,核电站的所有权将移交给NDA。NDA的Magnox公司将完成余下退役工作,这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在2015年的一次政府审查中,政府对EDF的安排是否能够促进AGR高效退役表示了怀疑。

审查报告指出,BEIS与EDF的修订协议,为该公司提供了“更明确的工作定位,以及加速向Magnox公司燃料卸载和中转的商业激励”。

EDF可能会获得高达1亿英镑的奖金,或遭受高达1亿英镑的罚款,这取决于其在燃料卸载期间的表现。

NAO表示,电站的燃料卸载将影响退役总成本,可能在31亿至80亿英镑之间。

EDF卸载燃料和NDA将其运输至塞拉菲尔德仓库之间的“瓶颈”可能会产生“广泛的影响”。提前意外关闭可能会增加成本。

肯特郡丹吉内斯 B项目的提前关闭,就是一个不确定性影响例子。

自2018年离线后,该电站一直处于长期停运状态。2021年6月,EDF能源公司宣布关闭该电站,立即生效。

报告称,由于这一提前且计划外的关闭,EDF估计为丹吉内斯 B项目的燃料卸载工作额外花费5-10亿英镑。

EDF表示,一旦获得监管许可,将立即开始燃料卸载,预计将在2023年,但由于额外的准备时间和独特的设计,该站的燃料卸载时间将比其他六个AGR站更长。

丹吉内斯B项目的反应堆比其他AGR大25%左右,燃料路线的设计也有局限性。每周只能向塞拉菲尔德基地输送2个容器的燃料,而其他电站为3个。

4、燃料卸载计划的监督

BEIS、EDF 能源和NDA已采取措施,建立联合安排,以规划和监督燃料卸载过程,NAO很赞赏这一举动。一旦燃料卸载工作加快,所有各方都将按照修订后的退役协议进行操作。

一旦卸载工作完成,EDF能源将向NDA和Magnox公司转让具体设施,并就转让时间和方式将达成一致。

NDA警告说,之前的转让工作所需时间比预期的要长,需要为AGR的转让进行风险管理。

将AGR电站重新纳入公有制的长期效益,将取决于Magnox公司将AGR电站与其现有核退役组合相结合,提高效率与能力。

Magnox公司可能在电站燃料转移后的几年内,实现工作效率。NDA是否能够从Magnox和AGR中获益,将取决于燃料转移前几年制定的计划的质量。

审计长加雷思·戴维斯(Gareth Davies)表示:“通过明确二代核电站的未来退役,政府创造了激励措施,以提供安全高效的清理工作。然而,许多财务风险依然存在,如果管理不善,成本可能会升级。只有各方有效合作,才能取得成功。”

他补充道:“政府需要对整个核退役计划的表现保持清晰的认识,鉴于涉及大量公共资金,如果表现开始滞后,政府必须采取果断行动。”

新的安排提高了透明度,但也带来了巨大的风险。

报告的结论是,2021年6月签订的商业和交付协议,对AGR的未来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修订后的融资协议为EDF提供了经济激励,使其能够高效地完成电站的燃料卸载工作,从而有望实现更高的性价比。然而,燃料卸载计划带来了巨大的风险,如果管理不善,可能会导致成本大幅增加。

成功将取决于EDF和NDA合作的效率。在准备转移电站燃料方面,BEIS依靠EDF和NDA之间的持续友好关系来解决潜在差异。

如果要从新协议中实现物有所值,BEIS将需要清楚地了解整个项目的表现,并需要在出现问题时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

核责任基金的存在,将有助于消除纳税人风险,该基金也正在经受考验,对退役成本的估计迅速上升,超过了投资回报。

整体来看,AGR的整个历史也为其他承担重大退役责任的长周期项目提供了经验,包括新的核能项目。



图为技术

深圳核博会

中国核电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