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明泽:核电发展首要关注安全 产业链上下游紧密合作防风险

2022-06-22 13:28  来源:央广网    中国核电  中核汇能  马明泽  核安全  高温气冷堆  华龙一号

自2015年登陆A股市场至今7周年,中国核电作为A股第一家纯核电上市公司,在流动性和盈利性上表现都非常抢眼。


央广资本眼记者 岳玥 北京报道 自2015年登陆A股市场至今7周年,中国核电作为A股第一家纯核电上市公司,在流动性和盈利性上表现都非常抢眼。

“我们原来是实体发电企业,现在多了一个舞台——资本市场的舞台。”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马明泽近日在做客《中上协会客厅》时表示,通过上市,公司经营管理体系建设发生了转变,“原先我们更注重内控,上市后需要更多同上市企业对标、和公众互动”。

马明泽表示,从中国核电在资本市场的成长史来看,首要关注的还是安全问题;其次是在融资能力上有了大大提升;此外,通过对标同类型绩优的公司补足短板,与产业链上下游建立良好的生态关系等,保证公司安全高效地发展。

中国核电上市后直至去年资产总值超过4000亿,快速增收、不断转型的过程中,除了保证能源安全、开发综合利用项目外,还需要平衡新旧能源关系,对此马明泽表示需要平稳转型,不能踩急刹车。

而核能发展转型中,除了自身产业结构调整会遇到的困难,还伴随着客观环境不确定性因素。当前国际局势日趋复杂,能源市场也正遭受冲击,马明泽表示此时更加需要各能源集团之间紧密合作,“共同促进中国能源行业安全、有序、健康的可持续发展。”

A股上市7周年 资产总值超4千亿

2021年年报披露后,营业总收入、净利润、现金流等维度,中上协发布了上市公司TOP榜。中国核电作为A股第一家纯核电的上市公司,此次入围了多个分榜单,其中,以近68亿元位列A股上市公司丰厚回报榜第76名;以140.5亿元位于主板净利润榜64名,主板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方面以356亿元排名39位;主板支付税费方面以79亿元排在第75名。

从净利润和现金流等数据来看,中国核电流动性和盈利性的表现都非常抢眼。自2015年登陆A股市场至今已满7周年,中国核电上市前全年营收是188亿元,而到去年已增至623亿元。

“我们原来是实体发电企业,现在多了一个舞台——资本市场的舞台。”马明泽表示核电上市之后,对企业自身经营管理体系的建设有很大影响,“原先我们更注重内控建设,上市后需要更多同上市企业对标、和公众互动。”

中国核电上市前资产总值达2600亿元,上市后直至去年超过4000亿元,快速增收的背后,首要关注的还是安全问题。“因为‘核’的公众关注度比较高,出了事情以后会导致公众的质疑。”马明泽介绍,这7年来公司首当其冲做的是苦练内功,加强机组的安全运行管理。

目前中国核电有25台商运机组加入了核电业主的国际组织——世界核电运营者协会(WANO)。在一整套WANO核电机组综合指数中,中国核电参加指数计算的一共有22台机组,其中满分机组是19台,位居世界第一。马泽明称,“我们高度关注机组运行安全,这也是我们发展的一个基础。”

通过上市,中国核电在资本市场上的融资能力也得到大大提升,无论是股权融资还是债权融资。到去年为止已有385亿元的融资,极大地促进了中国核电投资项目的开发。

去年年初,在本身自有产业基础上,中国核电收购了一家投资风电光电的清洁能源公司——中核汇能;今年5月,中国核电释放了30%的股权,引入7家战略投资人,获得了75亿元人民币的融资。

“引入的投资机构大多本身也是能源领域的,对能源企业认识也更加深刻,在国家‘双碳’背景下,对于无论是核电还是风、光等清洁能源都十分看好。”马明泽介绍。

此外,7年来中国核电还通过对标同类型绩优的公司,不断发现不足,保证自身安全高效地发展。

“我们对标对象一个是中广核,是一家从事核电和风光投资的清洁能源公司;另一家是长江电力,无论是业绩还是在资本市场的表现都是非常好的。”马明泽表示。

“在设备品质质量上我们有十分严格的要求,所以跟生产核电设备的企业等要建立供应链上良好的生态关系。”马明泽认为,在战略合作方面,中国核电在产业链上需要和上下游的供货商、服务商紧密协作。

打消公众安全疑虑 转型忌踩“急刹车”

在资本市场舞台大展身手的同时,“核”作为寻常百姓日常接触不多的领域,想要安全健康的发展亦需要广泛的公众宣传。

“我们向国家申请核项目的一个前提条件是必须做一些公众调查,获得公众信任的数据”,马明泽表示。

关于核行业,公众印象深刻的大多是几起大事故,美国三里岛事故、切尔诺贝利事故、日本福岛事故等。这些核能引起的爆炸泄露,令公众对于核能利用的相关项目是否安全存疑。

“我们核行业对外宣传里有一个形象的比喻,白酒酒精浓度高,拿火一点就着,但啤酒酒精含量少,就怎么也点不着;核领域也是如此,相比原子弹铀-235浓度高达90%以上,我们核能项目里核燃料铀-235的浓度是在5%以下,它就不可能像原子弹那样爆炸。”马泽明如是解释。

“中国大陆建的所有核电电机至今都非常安全。”马泽明进一步举例称,公司秦山第一台核电机组自1985年开工建设、后续并网发电到去年已满30年,这期间,通过国家核安全局等环保机构的监测,运行数据跟开工前的环境数据本底基本一样,无明显变化。

“对于住在核电厂周围的老百姓,平均下来放射性的剂量相当于照一次胸透的二分之一。”马明泽补充道。

除了核能利用中的安全问题,关于核能具体的用途,也是公众相对陌生且好奇的部分。

“‘十四五’规划以来,公司在纯核电基础上逐渐进行产业扩张转型,特别是结合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中国核电近年来实施了多个综合利用项目。”马明泽介绍,去年在浙江秦山核电站,利用核能产生蒸汽去加热烧水,给医院、学校、社区等民用供暖,实现了南方首个核能供暖;在江苏连云港,按照当地一个化工园区的要求,对核电站设施做技术改造,为园区提供工业蒸汽等。

此外,中国核电也一直在做一些新机型研发。

“去年年底,在山东石岛湾,中国核电控股股东中核集团和清华大学等开发的一种机型叫高温气冷堆,高温气冷堆的蒸汽可以达到700多度”,马明泽表示,这种新机型可以直接满足工业园区高压蒸汽需求,使得工作效率翻番提高。

在核能产业扩张转型的过程中,除了保证能源安全、开发综合利用项目外,还需要平衡新旧能源关系,对此马明泽认为需要平稳转型,不能踩“急刹车”。

“比如电力结构上,用去年全国核能发电在社会电总量里大概占5%,全球核能发电国家的平均水平是10%,中国离全球平均水平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这个距离需要根据中国国情逐渐拉近”,马明泽表示。

能源集团紧密合作 保障供应链安全

核能发展转型中,除了自身产业结构调整会遇到的困难,还伴随着客观环境等不确定性因素。当前国际局势日趋复杂,尤其受近期俄乌冲突和疫情持续蔓延的影响,能源市场也正遭受冲击,如何保证安全规避风险是摆在能源企业面前的重要课题。

“中国核电对防范安全风险管理有着非常严格的体系。”马明泽表示,疫情爆发以来,公司5个核电运营基地没有发生任何一起疫情方面的事件,在疫情防控的同时公司很快复工复产。

“这几年业绩、营收、利润年年都是在稳定提高的,从我们运营的电厂上看,疫情没有产生很大的影响。”马明泽说,具体来看,关于核电相关产品设备的库存量,要比其他常规电厂多很多,目的是为了保证疫情期间的供应链安全。

“这样的话自主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们自己研发的机型‘华龙一号’,首台机组是2021年1月开始运行,至今安全和质量方面都非常好。”马明泽进一步解释。

而保障这些充足的核电相关设备,离不开各个龙头公司之间产业链、供应链上的合作。

“我们收购的中核汇能,主要是以风光发电非核清洁能源投资项目为主,此间所需的光伏组件,隆基绿能是我们坚强的供货商;而我们在福建的漳州核电,国家能源集团也是我们的股东之一。”马明泽向同为会客厅嘉宾的隆基绿能和中国神华的代表表示感谢。

对于能源安全和转型需要各能源集团之间紧密合作的观点,马明泽持高度认同态度。

“无论是核电,还是风、光等清洁能源,实际上都是借助于我国传统能源行业起步,未来在转型过程中,还需要加强合作,共同促进中国能源行业安全、有序、健康、可持续地发展。”马明泽如是表示。



图为技术

深圳核博会

中国核电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