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超级工程,产生的大量复杂知识怎么办?

2022-06-09 16:44  来源:中国核工业     中核工程  中核集团  核工业  核电项目  工程建设  华龙一号

近年来,核工业一大批重大工程加速推进落地,对高质量完成工程建设任务提出新的要求。中核集团践行“六大控制七个零”和“充分准备、一丝不苟、万无一失、一次成功”的工程建设全过程精细化管理理念,力促系列重大工程建设节点实现。在中核集团经营管理部协助下,杂志开设“工程管理”栏目,关注原创,聚焦工程经验反馈,构建知识管理体系,提升工程管理能力,推进打造中核集团特色现代卓越工程管理标杆模式。


近年来,核工业一大批重大工程加速推进落地,对高质量完成工程建设任务提出新的要求。中核集团践行“六大控制七个零”和“充分准备、一丝不苟、万无一失、一次成功”的工程建设全过程精细化管理理念,力促系列重大工程建设节点实现。在中核集团经营管理部协助下,杂志开设“工程管理”栏目,关注原创,聚焦工程经验反馈,构建知识管理体系,提升工程管理能力,推进打造中核集团特色现代卓越工程管理标杆模式。

中核工程建成核电工程知识管理体系

核电总承包项目是大型、复杂的超级工程,在研发设计与工程实践中产生了大量复杂知识,以往这些知识存储分散、混乱、流失,项目之间存在信息孤岛。为适应核电总承包项目批量化建设需求,复制和积累项目经验,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统筹谋划部署,坚持“两条主线并进”工作思路,健全各种支持要素,依托“华龙一号”全球首堆示范工程,构建核电工程知识管理体系,逐步让个体知识向组织能力转化,推动组织能力向组织智慧迈进。

1、统筹谋划部署,制定知识管理总体战略

中核工程遵循“领导作用、业务驱动、知识创新”的总原则,致力于价值创造与保护,以“领导力与承诺”为核心,采用“六步走”实施路径,即认知、规划、试点、推广和支持、评估和改进以及制度化。为逐级实现知识资产化与知识场景化,对标先进企业知识管理实践与GB/T 23703-2014《知识管理》,中核工程知识管理体系建设坚持两条主线并行推进,分别为“以知识库为基础的知识管理”和“基于流程、岗位的知识工程”。

推进“以知识库为基础的知识管理”的主要目标是实现知识资产化,为实现知识场景化储备知识资源。建立核电工程项目标准知识分类体系,构建项目知识库,实现项目知识的整合汇聚。以知识库为基础开展多项目全周期知识收集、存储、共享、应用等知识管理活动,打通项目知识循环,实现知识资产化。

推进“基于流程、岗位的知识工程”的主要目标是知识促进业务,最终实现知识场景化服务。梳理业务体系与岗位体系,构建业务、岗位知识地图,实现知识库资源按业务及岗位搜索和利用;基于标准业务流程编制广义的作业指导书,实现员工根据标准流程与广义作业指导书开展工作,提高工作效率,保证工作质量。最终通过信息化技术,实现员工(标准岗位)在业务系统中完成工作任务(标准流程)时获得伴随知识的自动推送和便捷复用。

 

中核工程知识管理体系

2、健全支持要素,护航知识管理体系建设

中核工程成立了“华龙一号”经验总结领导小组,对各知识萃取成果进行审议,对重点工作、重点内容进行审议,对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指导及决策,以“一把手工程”有效推动中核工程知识管理体系建设与实施。同时,成立知识管理工作组,成员涵盖各核电项目部及各领域后台部门,为知识管理体系的成功建设与实施提供了组织保障。

此外,中核工程建立多项目知识库应用平台,支持海量资料存储,拥有强大的权限管理系统,提供角色、密级、目录、文档多维度的权限管理,可以实现高效查询、回收站防删除机制、核心资料防止下载、动态水印防截屏拍照等功能,支持知识管理活动的各个环节,满足知识库的分析、管理、评估、验收等需求。

3、加强调研对标,规划知识管理体系建设

在认知阶段,邀请知识管理领域专家对中核工程各层级人员,尤其是公司领导,进行知识管理培训,明确知识管理体系建设与实施对提升核心竞争力的意义,统一对知识管理的认识。

在规划阶段,开展广泛的学习、调研、对标,学习调研对象包括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形成行业知识管理案例库;对标企业优秀实践与GB/T 23703-2014《知识管理》,对中核工程知识管理现状进行详细分析,对组织体系、关键流程、支持要素等进行详细梳理,制定知识管理的实施具体计划,为后续知识管理体系建设奠定坚实基础。

4、推行知识萃取,积累“华龙一号”知识资产

在试点阶段,依托“华龙一号”示范工程,中核工程推行知识萃取。其包含了对隐性知识及显性知识的整合、加工及提炼,提取项目关键因子,分析项目重要节点,系统凝练经验、沉淀知识、形成知识产品,为更广泛应用于同质、同类项目打好基础。

为全面总结“华龙一号”研发设计和总承包经验、提高品牌影响力,中核工程组织编制、出版书籍《华龙一号—基于系统工程的研发设计与工程实践》和《华龙一号首堆示范工程创新与实践经验汇编》,与核领域核心期刊《核科学与工程》共同策划出版“华龙一号”专刊。

以“华龙一号”全球首堆示范工程为依托,中核工程构建合理、有效的项目知识分类体系,建立“华龙一号”全周期全领域项目知识库,在公司范围内上线,实现项目知识整合,打通知识循环,实现知识资产化。

中核工程全面总结“华龙一号”建设过程中的经验教训,有针对性地进行管理提升行动,形成各领域管理提升行动项清单,进行项目部标准化程序体系优化,督促良好管理经验在后续工程项目管理中落地实施。

5、构建知识平台,实现多项目知识资产化

知识平台由多项目知识库构成,在推广阶段,以“华龙一号”示范工程为基础,进行适应性修改后推广至所有核电项目,在多项目知识库的基础上,经过加工、提炼,形成项目管理领域知识库。

基于数据—信息—知识—智慧的知识阶层,中核工程构建了两级知识库,项目过程知识库注重数据、信息的存储、整合,实现过程数据积累,消除信息孤岛;领域知识库则注重对数据、信息的加工、提炼,通过梳理业务流程体系与岗位体系,实现隐性知识显性化。

中核工程知识库架构

6、聚焦知识工程,推进知识场景化客户化

工程项目里75%~90%的知识都属于隐性知识,隐性知识都存在于专家或一线业务骨干的大脑里,是企业非常宝贵的知识资产。为了更好地挖掘、管理隐性知识,中核工程组织梳理业务流程体系与岗位体系,推行基于流程的知识工程,编制了广义作业指导书,使员工工作模式从“自由式”向“规范化”转变,提高了工作效率。

中核工程以基于流程的知识工程为基础,用工作流程去定义岗位,推动基于岗位的知识工程,使岗位工作规范化、流程化。同时,基于工程项目标准组织机构及全周期人力资源标准配置,建立项目级标准岗位体系,涉及岗位名称、任职资格、职能职责、典型工作任务等。

7、多维调研评价,持续优化知识管理体系

在评估和改进阶段,中核工程结合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对项目知识库进行评价及优化。基于知识价值及分类体系合理性,设计调查问卷,组织项目部各部门业务核心人员填写。通过进行多维调研评价,针对调查结果,对知识库进行优化、改进,并发布优化后的验收标准。

8、建立运营制度,固化知识管理体系成果

为实现知识管理制度化,固化公司知识管理体系建设与实施成果,中核工程发布了工程项目知识管理程序。不仅如此,为了提高员工的参与度、保障知识管理体系的持续运行,中核工程投入250万元专项资金,根据员工分享知识的数量与质量对员工进行年度奖励,激励员工积极参与、分享知识。同时,将知识管理纳入公司MKJ考核体系,对各项目部的知识管理完成情况进行年度考核,直接与绩效挂钩,有力保证了知识管理体系的成功建设与实施。

通过知识管理体系建设与实施,中核工程建立了多项目知识库,积累了项目经验教训,帮助新员工快速成长,加快了员工学习速度,提高了学习效率,形成了可复制的业务能力,为新项目更快、更好地启动提供了知识保障。

栏目文章精选于中核集团《工程管理双月观察》。



图为技术

深圳核博会

中国核电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