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呼吁扩大核能规模

2022-05-10 13:31  来源:国际能源    核电  核电站  核能利用  核能发电  美国核电  印第安角核电站

纽约州《气候领先和社区保护法》要求在2040年前迅速过渡到无碳电力,但一位权威的气候科学家断言,该战略的实现必须引入一部分核能。


纽约州《气候领先和社区保护法》要求在2040年前迅速过渡到无碳电力,但一位权威的气候科学家断言,该战略的实现必须引入一部分核能。

“我对这份文件感到震惊,”詹姆斯—汉森本月在奥尔巴尼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它看起来是一个让纽约成为美国的德国的方案,几乎是灾难性的德国能源计划的翻版。”

20世纪80年代,作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科学家,汉森向国会作证说,地球正在变暖,这是因为大气中二氧化碳和其他人造气体积聚导致的。根据他的气候研究确定了“温室效应”,在1981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中已经有所介绍。该报道指出,科学家们发现,随着人类活动的进行,气温有逐年上升的趋势。汉森当时预测,会发生更大的风暴、洪水,海平面会上升。现在,其对野生动物和人类造成的危险已经显现。

现在,汉森正在敦促纽约的领导人听取科学意见,他说科学意见明确指出需要将核电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手段。

在切尔诺贝利和福岛核泄漏事件发生后,由于公众的强烈反对,德国将其大部分核电站退役。由于关闭了核电站,德国已经成为欧盟最大的碳排放国之一,仅次于波兰。脱离核电同时导致该国的必须依赖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任何国家的能源供给组成都受到政治、经济和环境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法国等一些欧洲国家严重依赖核能,而丹麦却没有核能。

纽约计划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其电力脱碳的能力。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制定的“规模计划”在6月10日之前公开征求公众意见,该计划没有提及核电。

相反,它增加了可再生能源以及对相关农场、森林和近海滩涂的大规模改造。该计划包括对电池储能的大规模投资,也将导致电池制造引发的排放和环境退化,因为要开采生产所需的关键矿物。

核能倡导者:可再生能源是不够的

因为正在进行的乌克兰—俄罗斯冲突使国内的天然气价格飙升,围绕为了满足美国能源需求,是否必须保留核电,这方面的辩论在最近几周再次出现。

在世界各地,440个核反应堆提供了全球10%以上的电力。在美国,过去20年里,核电站的发电量约占20%。天然气是该国最大的发电来源。

最近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报告建议扩大核电。拜登总统的2万亿美元气候支持计划包括支持发展核能创新,以解决效率和安全问题。作为科学研究的权威机构,美国国家科学院最近发表了权衡核能效益的研究结果。

从报告中可以看出,“实现能源系统的深度脱碳需要我们掌握的每一种可用技术和策略。所有关心气候变化的人都应该深切关注的是,美国似乎将在未来几十年内几乎失去核电,从而失去可靠和低碳的能源。”

远离核电

然而,纽约的领导层已经决定不再对核技术进行投资。环保部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计划草案是根据各咨询小组和工作组的建议制定的。该小组根据成本、健康、安全、社区影响和环境问题,分析了核电的潜力。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协会的数据,在纽约的三座核电站,即奥斯威戈的James A Fitz Patrick核电站、安大略的RE Ginna核电站和奥斯威戈的Nine Mile Point核电站,为纽约提供约四分之一的无碳电力,这比去年关闭威彻斯特县的印第安角核电站之前下降率30%以上。

那些支持关闭印第安角核电站的人提到了对哈德逊河生物多样性的破坏,以及一系列的安全问题。2015年的一场大火后,河面上沾满了油污,引发了要求关闭核电站的新呼声,也放大了潜在的恐惧。这项运动最终取得了成功,该电站分阶段关闭至2021年4月。

关闭核电站使清洁能源倡导者产生了激烈的分歧——一些人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核电,但认为印第安角核电站有特定的风险,与其他地方的核电使用不同。该州发电咨询小组的成员,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Kit Kennedy,阐明了她对关闭印第安角核电站的支持。

印第安角核电站提供了该州近12%的无碳电力。根据气候联盟的计算,这比纽约所有风电和光伏发电的总和还要多。印第安角核电站的反对者倡导大规模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和“能源效率”政策,作为取代核能源的途径,但在这些项目完成之前,该州必须燃烧天然气作为替代品。

纽约核电公司(游说维持印第安角核电继续运行)的分析表明,该核电站停运后产生电力缺口主要由克里特谷(从2020年3月起上线)和CPV的甲烷气体发电填补,它们分别是纽约州最大和第三大的化石燃料发电厂。

气候联盟表示,这意味着这些新增温室气体排放是在纽约大都市地区生产。该联盟的其他材料得出结论,关闭印第安角反应堆相当于每年多生产约800万吨“本可避免的”碳排放。

解决安全问题

所有的能源都需要使用原材料、土地和资源,这些都是有利有弊的。能源专家和工程师进行“成本效益分析”和“生命周期分析”,以比较各种后果。考虑到所有的投入,根据《我们的数据世界》,核电被列为最安全的选择之一,几乎与太阳能和风能相当。根据世界核协会的说法,核电站的事故风险很低,而且仍在下降。正如乔丹—威尔克森指出的,“虽然核电存在一些问题,但不能否认其是一种颇具潜力的清洁能源”。

汉森在一段视频中解释了公众关注的安全问题,如福岛事件,现在可以通过工程创新来解决。美国两党在2019年推出的《核能领导力法案》旨在通过匹配私人资本来推动核反应堆概念从研究到商业化。由两党参议员组成的小组提出的《2019年核废料管理法》将建立一个新的机构,专注于核废料管理。汉森说,如果有适当的资金和支持,他认为核电的主要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他出现在最近的一部纪录片“新火”中,该片探讨了核创新的方法。他说,研究和开发可以带来更有效的废物管理技术,其中辐射的半衰期可以用几十年而不是几千年来衡量。

对于汉森和志同道合的气候科学家来说,搁置核电无益于应对气候变化。

“我们需要一个可信的气候计划,不回避任何可行的无碳能源”,纽约能源和气候倡导组织的成员Keith Schue说。他在自己为《时代联盟》撰写的评论中指出,“公众有充分的理由对纽约的‘气候计划’感到担忧。”他认为,可再生能源肯定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如果没有核能就没有可行的“清洁”能源解决方案。(无)



图为技术

深圳核博会

中国核电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