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铀“产品、产能、矿产地“储备要各有侧重,构建共同发力的天然铀储备体系”

2022-03-14 09:22  来源:中国核工业      两会核电  核燃料

在天然铀储备方面,李子颖建议构建天然铀“产品、产能、矿产地”储备各有侧重、共同发力的天然铀储备体系,提升国内铀资源的应急保障能力。以实物产品储备为基础保障,推进多渠道采购实物产品储备,统筹配比产能产品和贸易产品、国内产品与海外产品,建立灵活高效的收储、轮换、动用机制。


李子颖:加强协调 加大国内铀资源勘探和储备

众所周知,核能是我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必然选择,将为我国能源结构优化发挥愈来愈重要的作用。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核电及其相关产业即将迎来巨大发展机遇。作为一名核工业系统的“老兵”,铀矿地质领军人才、全国政协委员李子颖一直深耕自身专业领域,持续聚焦“核能基石是否稳固,核电粮仓是否充盈”这个关键问题。在今年“两会”前夕的专访中,李子颖就国内天然铀勘查、开发的现状与未来,存在的“短板”及解决路径等,对本刊记者畅谈了自己的见解。

“确保5大基地的勘查、开发至关重要”

天然铀是核工业发展的物质基础,是高度敏感的国家战略资源,天然铀供应链安全事关国家战略核力量建设根基,事关核能发展和中国“双碳”目标的实现,“核能基石,核电粮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近期密集召开的地方“两会”上,多地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不约而同表示将“有序加快核电发展”。另有分析报告曾预测,未来15年,我国核电用铀需求增幅将明显高于全球平均增幅。

目前,我国已初步建立了国内开发、海外开发、国际贸易、战略储备相结合的“四位一体”天然铀保障供应体系,为保障能源安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其中,在国内开发方面,实施铀矿大基地战略是国内天然铀保障的基本策略。近20年来,国家已分别形成了5个铀矿大基地。其中,内蒙古是最为重要的铀矿勘查、开发地区,5大铀矿基地有3个位于内蒙古。从“十四五”末开始,国内铀资源保障将重点依靠内蒙古的铀资源开发。李子颖表示:“预计在未来较长时间,国内天然铀保障将重点依靠这5大基地。因此,确保5大基地的勘查、开发至关重要。”


▲ 中核集团内蒙矿业巴彦乌拉铀矿

但是在今后一段时期,中国更需要强化底线思维,提前谋划,主动作为,牢牢掌控战略资源控制的主动权、自主权,充分保障天然铀的安全稳定供应。从资源禀赋、生产情况、贸易采购、战略储备等各方面情况来看,近中期我国天然铀供应总体安全风险基本可控。但是从长期来看,2035年之后我国核电产业对铀资源的消耗将维持在每十年消耗30多万吨天然铀的强度。届时,中国核电产业对铀资源的需求预计会有较大增长,必须未雨绸缪。

诸多“短板”制约铀资源勘探储备

虽然铀资源具有极端重要性,但是我国在该领域仍存在显而易见的“短板”。首先是国内铀资源探明程度低。美、俄等核强国在上世纪就已基本完成对本国铀资源的“摸清家底”工作,而我国虽然天然铀资源潜力位居世界前列,但一直以来对铀矿勘查投入力度不大,资源查明率仅25%左右。我国铀矿勘查投入力度近些年虽有增加,但与发展的需要相比,仍然不够,需进一步加大找矿力度。

其次是国内铀矿大基地获得采矿权难度大。我国北方地区铀与煤、油气等矿产共存富集,而矿业权大部分被煤和油气行业占有,相当一部分铀矿难以进一步勘查和开发,造成有资源靶区“无权找矿”、已探明资源矿床区却“无权开矿”等情况存在。在环保等领域的准入条件上,部分地方政府针对铀矿资源勘查、开发设置了比国家部委更高的门槛。这使得部分铀矿大基地的勘查、开发活动受到了影响。

此外,未来获取海外铀资源难度逐渐加大。目前全球铀资源的大部分,尤其是一些中低成本的优质铀资源大多被国外几大铀矿公司控制,其掌控的铀资源量很大,产能占全球总产能的七成以上。同时,中亚地区一些富铀国也加强了对本国铀资源的控制,合作意愿明显下降。在当前国际形势下,我国企业在海外铀资源开发、投资并购活动、实物交割与运输保障等方面也受到一些地缘政治因素的干扰和影响,更加大了我国海外铀资源开发和获取的难度。

作为一名“老核地质人”,李子颖也坦承,在国内一线地质勘查、开发实践中,随着勘查深度越来越大,找矿难度越来越大,成本也越来越高。同时,虽然几代核地质人足迹已遍布大江南北,但仍存在一些条件恶劣的“处女地”尚未涉足。此外,当前的找矿实践亟需新的成矿理论指导,在勘查技术装备上我们与国外同行相比也存在一些“短板”,需加强自主创新。

鼓励央企和民营资本与外企合作开发

针对国内铀资源勘查、开发存在的“短板”,李子颖今年在“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加大铀资源勘探力度和储备的提案。具体而言,他建议要加大国内铀矿勘查投入力度和统筹协调。要聚焦“找大矿、找富矿、找经济可采矿”,实施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尽快摸清我国铀资源家底。国内财税政策支持力度上也要加大,提高国内天然铀产能项目资本金比例,免征或者减征国内开发资源税。出台政策明确铀资源的优先勘查权和开采权。

▲ 探测器组件

同时,李子颖提出建立健全海外资源开发支撑体系。综合运用财政、货币、外汇政策,建立健全国家主导、企业参与的海外铀资源风险勘查专项资金管理体系,支持我国企业海外自主找矿,鼓励企业在海外并购优质铀资源项目。在机制上进行创新,鼓励和扶持央企和有实力的民营资本按国际规则与外企合作开发铀资源。在推进运输通道建设方面,要着力保障海上运输和陆路运输安全,提升海外铀资源获取能力。

在天然铀储备方面,李子颖建议构建天然铀“产品、产能、矿产地”储备各有侧重、共同发力的天然铀储备体系,提升国内铀资源的应急保障能力。以实物产品储备为基础保障,推进多渠道采购实物产品储备,统筹配比产能产品和贸易产品、国内产品与海外产品,建立灵活高效的收储、轮换、动用机制。

“创新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在采访过程中,李子颖还多次强调“创新”的重要性。他认为:“中国核工业创立60多年来,几代核工业地质人承前启后,累计勘查出300多个铀矿床,为核工业尤其是‘两弹一艇’作出了历史性贡献。本世纪以来,核地质队伍改革后,找矿人力虽大幅减少,但仍然取得了不亚于前几十年的成果,主要依靠的就是科技创新。这里说的创新不但包括成矿理论的创新,还包括技术上的创新以及工程上的创新。可以说,创新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图为技术

深圳核博会

中国核电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