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终于承认天然气与核能是脱碳关键

2022-01-07 15:13    欧盟核能  脱碳  核能利用  核能发电

最终,欧盟承认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如果目标是脱碳,那么天然气和核能必须是欧洲大陆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周六,欧盟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声明,称“天然气和核能可以作为一种手段,促进向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未来过渡。”此举意味着,在特定条件下,天然气和核能可以被列为“可持续投资”。


最终,欧盟承认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如果目标是脱碳,那么天然气和核能必须是欧洲大陆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周六,欧盟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声明,称“天然气和核能可以作为一种手段,促进向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未来过渡。”此举意味着,在特定条件下,天然气和核能可以被列为“可持续投资”。

这是一个好消息,也是欧洲政策制定者默认了正在撼动该地区的能源灾难。但这也太迟了。事实上,我的第一反应是问:他们怎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如果脱碳是目标,那么天然气和核能就是显而易见的发展方向。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强调这一点。稍后再详细介绍。

可以肯定的是,欧盟的举动并没有取悦灾难论者。德国绿党(Green party)共同领袖Robert Habeck称此举为“洗绿”。奥地利气候行动部长Leonore Gewessler表示,天然气和核能不能被包括在内,因为它们“对气候和环境有害,破坏我们孩子的未来”。

看看大型媒体如何报道这件事也值得一看。《纽约时报》对这一举措进行了总结,称天然气和核能将被视为“过渡性”能源,用于“将各国从煤炭和碳排放电力过渡到风能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技术”。报告接着说,如果各国能就如何处理核废料达成一致,那么核能将被认为是可持续的,而燃气电厂如果“达到一定的排放标准,并取代污染更严重的化石燃料电厂”,就会被认为是可行的。

在进一步讨论之前,请允许我说明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欧洲不能——也不会——走向“一个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未来”。那些永无休止的宣称,欧洲或其他任何一个拥有庞大经济的地区,可以仅仅依靠“风能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技术”来运转,这种说法是没有历史、数学或物理基础的。事实上,欧洲已经在能源危机的阵痛中挣扎,因为它轻率地采用可再生能源,以牺牲传统的火电厂为代价。许多新闻媒体都记录了欧洲陷入困境的原因。两天前,彭博社发表了一篇题为《欧洲梦游般地陷入了可能持续数年的能源危机》的报道,称欧洲“正处于能源转型过程中,关闭了燃煤电厂,并增加了对可再生能源的依赖。风能和太阳能更清洁,但有时变化无常……”

“变化无常”这个词并不恰当。恰当的词是“不可靠的”。去年12月22日,路透社报道,“德国是欧洲最大的经济体,拥有欧洲大陆最高的风力发电能力,今年迄今为止,陆上和海上风力发电场的总产量下降了约16%。”路透社还报道,“欧洲最大的风力发电国英国、德国和丹麦在第三季度天然气价格创历史新高时,仅利用了14%的装机容量,而前几年的平均利用率为20-26%。”

此外,欧洲将增加更多可再生能源产能的想法忽略了人们对风能巨头(Big Wind)和太阳能巨头(Big Solar)的反对,这种反对在欧洲可能比在美国农村地区正在发生的反对更为严重。需要证据吗?早在2010年,欧洲反风电场平台(European Platform Against Windfarms)在20个国家拥有约400个成员。今天,它在31个国家拥有1,615个成员组织。据德国之声报道,在德国,气候灾难论者和政府正在大力推动被吹捧的“能源转型”(Energiewende),农村的反对导致了“新的陆上风力发电场数量的大幅下降”。这个问题也不仅仅局限于风力涡轮机。它还包括对输电线路的抵制。德国政府估计,它需要建设大约3,700英里的输电线路,以适应新的可再生能源产能。但到2018年底,只修建了不到100英里。

2020年,国际能源署报告称,德国因高压输电而发生的土地使用冲突,已成为制约可再生能源增长的一个关键因素。该机构报告称:“从北方向南方输送风能的连接不足。”公众对南北高压输电线路的反对已经大大减缓了新的架空线路的建设,并最终迫使建设昂贵的地下互连线路。公众的反对仍然是必要基础设施选址的一个障碍。”



图为技术

深圳核博会

中国核电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