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核电项目 华龙一号 国和一号 高温气冷堆 工程建设 仪控与电气 核电运维 材料国产化 数字核电 核环保 核燃料 乏燃料 核能利用 核反应堆 核聚变
中核集团 中广核集团 国家电投 核电高质量 一带一路 核电项目 核电技术 核安全 生态核电 核电设备 核能创新 企业文化 党建 核工业

中核与中广核签署燃料供应合同的深意

2021-03-18 11:30  来源:中国核工业    核电企业  中广核集团  中核集团  核燃料

作为中核与中广核近年来少见的携手亮相,为什么是关于核燃料供应?如何理解其对于促进我国核燃料产业持续稳定发展、巩固独立自主的核工业产业链的深远意义?


2月23日,在中核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余剑锋,中广核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杨长利等见证下,中国原子能公司与中广核铀业签署《天然铀转化及浓缩加工服务合同》以及《中广核核电站换料燃料组件供应合同》。

作为中核与中广核近年来少见的携手亮相,为什么是关于核燃料供应?如何理解其对于促进我国核燃料产业持续稳定发展、巩固独立自主的核工业产业链的深远意义?

读完下文,你对这一消息或许会有更深的认识。

国际铀浓缩市场价格需理性看待

美国铀浓缩供应是相对开放的体系,但实际交付价格与所谓的代表国际价格水平的同时期指数价格并非“同频共振”,需要更加理性看待国际核燃料市场价格指数。

长期以来,美国作为自由市场体系的典型代表,被视为代表国际核燃料市场的风向标,而以UxC或TradeTech咨询公司给出的核燃料价格指数则被奉为国际核燃料市场价格水平的指南针。

国内核燃料业内人谈及国际市场价格往往是指UxC或TradeTech核燃料价格指数,并作为国际市场价格水平来衡量评判国内核燃料供应价格。

另一方面,美国能源信息署每年发布美国铀市场年报,针对天然铀、铀浓缩、组件的合同签订、价格水平、商业库存等市场信息进行公布。

美国能源信息署统计的价格全面反映了当年美国铀浓缩服务实际交易价格,分析表明,这一价格水平与目前国际核燃料价格指数给出的价格在过去几年里是割裂的,甚至相去甚远。

2019年,UxC现货及长期合同报价年均分别为46美元/SWU及47美元/SWU,同期另一家指数商TradeTech给出的价格为45美元/SWU及46美元/SWU,均与美国当年市场实际交易价格110美元/SWU存在一倍以上的差距。

对于全球铀浓缩服务市场而言,主要由大额且长期合同构成,但这些交易行为通常不公开,由供需双方谈判确定,这些不公开的交易活动是无法反映到价格指数中,而一些小额现货交易活动,以及指数提供商的买方与卖方的询价结果会更多地影响指数价格水平。

另外,这些指数价格的作用,也并没有在全球实际交易中完全遵循,特别是一些本国或本地区有保障能力的国家或地区,例如俄罗斯本土市场、部分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市场、欧共体内部市场等,由于国家体制、保障产业链安全、历史渊源或政策约束等因素,大部分不参考或不完全参考指数价格,更多的是追求合理利润水平下实现供应保障能力的可持续性。

上述分析也意味着应当理性看待我国核燃料供应价格与国际市场价格接轨这一问题,需要深入研究分析,至少不应是简单与市场价格指数直接接轨。

40亿的市场并不大,但需要稳定

核燃料供需交易是具有明显计划性的特殊市场,需要供需双方本着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的原则,推动形成长期稳定可靠的“命运共同体”。

核燃料产品及服务有其特殊性,一是高科技和敏感性特点,全世界只有少数国家能够提供核燃料加工服务,特别是铀浓缩环节,只有俄罗斯、欧盟、中国具备大规模商业化离心机设计制造,并提供铀浓缩服务,具有“寡头”性质。

另外,核燃料自身具有专用性和不可替代性,在经济学表现为几乎没有“需求弹性”,即使价格上涨或下跌,需求变化不大,基本保持稳定,对于供应商而言,超额生产的核燃料产品或服务几乎没有任何用途。

因此,核燃料供应体系采取计划性产能布局、生产组织和供应是最简单和高效的模式,完全市场化的机制可能带来价格的不确定性、供应稳定性风险甚至中断风险,这是核电运营商最担心也是无法承受的。

目前全球只有400余台核电机组,铀浓缩市场规模约300亿元人民币左右,国内目前则在40亿元人民币上下,市场规模并不大。尽管市场规模不大,但为了形成稳定、安全、可靠、经济可行的供应保障体系,全球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进行了多种探索和实践,寻求构建稳定的全球核燃料供应体系,降低政治对于核燃料供应保障的影响。

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成立的初衷就是确保共同体成员国能够获得可靠的核燃料供应保障,并逐步形成统一的核燃料市场,保障内部体系供求稳定。此后国际上陆续提出和探索“多边核燃料供应体系”“核燃料银行”“铀浓缩中心”等十几种方案,有的取得了积极进展。

当今世界形势风云变幻,新冠疫情重创全球供应链体系,中美关系走向日趋复杂,美国对我核能国际合作的限制甚至制裁不断升级。2020年7月29日,推出《2020年美国核基础设施法案》,提出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进口俄罗斯和中国核燃料,剑指核燃料供应链体系,令核燃料稳定可靠供应再次成为讨论焦点。

我国铀浓缩具备完全的自我保障能力,是我国核电大规模发展和应对市场不确定性的坚实保障。在当今全球核燃料供应体系和规则下,国内核电供应商与燃料供应商需要加强战略沟通,增强战略互信,理解对方关切,共同培育和推动形成更加稳固可靠、技术先进、具有成本优势的产业体系,并加强资本联动,形成核电全寿期核燃料供应保障的“命运共同体”。

产业爬坡过坎,需加强协调

建议政府加强行业引导,促进当前供需双方有效对接,维护好国家产业安全。

目前国内铀浓缩产业体系及供应保障体系仍处于变动期,尚未形成长期稳固的状态。一方面,我国铀浓缩产业处于规模日益壮大、技术不断提升、成本不断下降、服务日益国际化的过程阶段,通过“十四五”的稳步发展,有望实现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另一方面,相关核电集团已经不再给予国内核燃料产业发展壮大的战略耐性,而是积极寻求供应保障外部化、多元化,谋求短期供应价格的降低,进而挤占国内核燃料产业赖以爬坡过坎、量变到质变的关键国内市场。

纵观俄罗斯、欧盟等具备铀浓缩内部供应的国家和地区,均充分发挥和利用好区域内产业供应能力,保障本国或本地区铀浓缩产业可持续发展,即使美国也对本土及盟友国家的铀浓缩供应采购比例长期处于高位(约70~80%)。

当前阶段,国内铀浓缩供应需要核工业主管部门加大协调力度,加快推进供需双方有效协商对接,尽快锁定供需协议,并积极推进体制机制创新,维护好国家核燃料产业安全,促进核燃料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图为技术

深圳核博会

阅读推荐

正在加载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