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多方反对 捷克核能之路崎岖不易

2021-03-18 11:24  来源:嘿嘿能源heypower    核电  捷克核电  杜科瓦尼核电站

尽管捷克核监管机构为在杜科瓦尼(Dukovany)核电站中建造新的反应堆扫清了道路,但是政府的核计划仍面临着多方的反对。


尽管捷克核监管机构为在杜科瓦尼(Dukovany)核电站中建造新的反应堆扫清了道路,但是政府的核计划仍面临着多方的反对。

经过12个月的评估,捷克国家核安全办公室(Czech State Office for Nuclear Safety)负责人为批准建设工程开了绿灯,并称事实证明没有任何情况可以阻止杜科瓦尼核电站的扩建。

该核电站位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以北约100公里(62英里),德国城市帕绍以东约200公里。

根据政府计划,首座新反应堆将在2035年至2037年之间并网发电。这一项目的成本估计为75亿欧元(89亿美元)。

计划中的两座新反应堆的合同尚未授予,而此前捷克国会议员又强行推迟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宣读《莱克斯·杜科瓦尼(Lex Dukovany)法案》,该法案将为杜科瓦尼核电站新反应堆的招标铺平道路。

该立法旨在设定正式条件使捷克的低碳能源实现转型,但由于反对党和中左翼的CSSD政党(即少数派联合政府中的合伙人)寻求修订案,今年到现在为止已被推迟了两次。他们警告说,以目前的形式,该法案威胁到国家和纳税人的安全。同时,环保组织声称,努力发展核能不但没有帮助捷克实现能源转型,反而阻碍了脱碳进程。

但是,在捷克共产党(KSCM)和社会民主党(SPD)的支持下,执政的阿诺党(Ano party)继续提出同样立法。对于每一次失败,三个不妥协的政党都利用其微弱的多数优势为投票程序附加新条件,希望最终能战胜抵抗力量。

在最近一次挫折之后,贸易和工业部长兼项目负责人卡雷尔·哈维利切克(Karel Havlicek)承诺,将在未来几周内敲定一份最终招标文件。

招标竞争

总理安德烈·巴比斯(Andrej Babis)一直向布鲁塞尔施压,要求其坚决接受核能作为“低碳”能源,并坚称其国家如果不发展核能,就无法达到欧盟的气候目标。

在2019年欧盟绿色谈判之前,巴比斯表示:“如果我们真的想实现碳中和,我们必须了解每个成员国都有不同的能源结构,并且达到碳中和的成本也是不同的。”谈判中,他甚至威胁要保留对捷克共和国的允诺。

捷克政府现在希望在国内两座核电站之一的杜科瓦尼(Dukovany)核电站增添四座新反应堆机组单元中的第一个,估计费用为1600亿捷克克朗(62亿欧元,73.9亿美元)。美国、法国和韩国的公司都在寻求建造核反应堆。而且,俄罗斯联邦原子能机构和中国也很感兴趣。

由CSSD控制的外交部和内政部支持的安全部门警告说,把工作交给俄罗斯或中国将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美国也发出了类似警告。

但反对力量是薄弱的,取决于与俄罗斯有联系的正在为联邦原子能机构辩护的米洛斯·泽曼(Milos Zeman)总统。

反对派海盗党议员,议会国防和外交事务委员会副主席扬·利帕夫斯基(Jan Lipavsky)说:“泽曼总统已责成巴比斯将该项目移交给作为俄罗斯安全部门下属机构的联邦原子能机构,这家机构能获得这份合同是难以想象的。”

获得财政款项的权利

哈维利切克声称,安全分析表明,俄罗斯没有中国那样大的威胁。他还坚持认为,需要联邦原子能机构来提高招标的竞争力。

自2014年以来,竞标者一直在等待,当时政府拒绝财政担保,导致国有控股的能源集团CEZ撤消了捷克共和国第二座核电站Temelin的扩张竞争。经过与公司少数股东的争论,首都布拉格已经同意以成本的支付价格从杜科瓦尼的新机组单元购买电力。

哈维利切克还建议,每兆瓦时(MWh)可以在50至60欧元(59.5至71.5美元)之间,略高于当前市场价格,考虑到安全和安保问题方面的担忧,使得近年来建造新核设施的成本飙升,但核专家称这是“非常乐观”的。

CEZ分析师兼激进主义者Cich股东Michal Snobr说:“问题是没人知道该机组单元的成本是多少。” “政府估价为1600亿捷克克朗,但在欧盟和美国的项目显示,3000亿捷克克朗更为现实。”

英国政府在五年前同意以最高110欧元每兆瓦时的价格购买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核电站生产的电力。利帕夫斯基(Lipavsky)的海盗党希望新法案对政府可以支付的价格设置上限。

逃避压力

但是,反对邻国新建反应堆的德国和奥地利等国将感到失望,因为捷克内部反对派只会挑战招标的条件。

捷克共和国没有哪个议会政党反对核电,这在欧洲相当罕见。这反映了公众的广泛支持,并使环保主义者孤军奋战来反对核扩张,而扩张是政府长期国家能源战略的主要内容。

非政府组织认为,新的核电项目对脱碳非但没有那么至关重要,反而阻碍了这一进程。“彩虹运动”(Hnuti Duha)的活动人士称,政党未能像推广核能那样推广可再生能源,这令人震惊;并认为调查显示,公众对可再生能源的支持甚至超过了对核能的支持。

尽管政府签署了《欧盟绿色协议》的目标,即到2030年减少55%的排放量,但捷克共和国似乎准备将燃煤排放推迟到2038年,以匹配新反应堆最早可能的调试。

因此,在逐步淘汰燃煤过程中,核能的扩张不会对能源结构产生任何贡献。国际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的分析显示,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将在很大程度上弥补这一缺口。“政府还没有对没有新核电站的未来能源进行宏观规划,”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 CR)的吉里·杰拉贝克(Jiri Jerabek)说。毫不奇怪,捷克共和国对大多数类型的可再生能源缺乏适当的支持计划,从而阻碍了其发展,他补充说。



深圳核博会

图为技术


阅读推荐

正在加载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