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华龙一号 国和一号 高温气冷堆 工程建设 仪控与电气 核电运维 材料国产化 数字核电 核环保 核燃料 乏燃料 核能利用 核反应堆 核聚变
中核集团 中广核集团 国家电投 核电高质量 一带一路 核电项目 核电技术 核安全 生态核电 核电设备 核能创新 核文化 党建 核工业

中国三代核电装料背后:共542个系统,不放过一个仪表波动

2020-09-16 14:50  来源:澎湃新闻    核电  华龙一号  三代核电  核燃料  核能发电

9月4日,中国自主三代核电“华龙一号”全球首堆——中核集团福清核电5号机组开始燃料装载;同一天,“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在巴基斯坦卡拉奇热试成功,共同为中国核工业创建65周年送上大礼。


9月4日,中国自主三代核电“华龙一号”全球首堆——中核集团福清核电5号机组开始燃料装载;同一天,“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在巴基斯坦卡拉奇热试成功,共同为中国核工业创建65周年送上大礼。

福清“华龙一号”示范工程自2015年开工以来,建设团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542个系统要全部调试到位,不能放过一个小的仪表参数波动;在40多摄氏度高温里连续作业10小时……。

9月中旬,中核集团举办“执行力提升年”云论坛,邀请华龙一号建设团队成员分享核建铁军坚定执行力的故事。

决战阻碍装料最后一座“大山”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共有542个系统,小到几个阀门、仪表,大到一回路主管道和重要设备,都是组成“国之重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需要不断进行调式。

“华龙一号”示范工程调试工程师刘华刚介绍说,调试工作一环套一环,现场状况复杂多变,打不得一丝马虎眼。

今年3月,三代核电“华龙一号”全球首堆——中核集团福清核电5号机组热态性能试验基本完成。然而,受疫情影响,一部分系统还未能按计划完成安装和调试, “三废系统”是最典型的代表——系统安装工作受阻,部分设计需要优化,外方厂家无法到场支援,成为挡在“华龙一号”首堆装料前的一座大山。

硼回收系统是三废系统中重要的一个,涉及100多台设备和仪表,监测参数多,逻辑复杂,一个小的仪表参数波动都会影响系统正常运行,甚至导致系统停运。

为保证首堆安全装料,2020年5月,长风先锋队应运而生。在最后一个100小时试验里,需要系统罐体内充满硼水,长风先锋队队员手托肩扛,硬是将12桶50斤重的固态硼酸运到足有三层楼高的罐顶,再人工配置硼水。当时厂房通风因故障停运,他们顶着40多摄氏度高温,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10小时连续作业。

7月,进入了决战“三废系统”可用的冲刺期,长风先锋队人员分成两班倒,开展最后攻坚。队员陈言达妻子腿摔断了,他等到倒班休息空档急忙回去看一眼,又匆匆返回岗位继续战斗;队员王亚龙结石犯了,也是硬抗不过才去就诊,打了半天吊瓶,又急忙回到岗位。

长风先锋队成功完成系统65项调试试验,保证系统可用性,顺利完成系统移交,拿下阻碍装料的最后一座大山。

打破大型蒸发器国外技术垄断

“华龙一号”ZH-65蒸汽发生器重达300多吨,高20多米,是我国自主研发的首型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设备,是首堆中安全级别最高、最重要的核心主设备之一。

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何劲松在论坛上介绍说,为了打破大型蒸发器国外技术垄断,核动力院自主投入研发,3000多个零件、6000根传热管、17000多个焊缝需要在不到3年的时间内完成制造。2016年12月,首台蒸汽发生器水压试验一次成功,距开工制造仅用了短短27个月,而国外至少要38个月以上。

但实际上并没有这么顺利,2017年5月,制造厂发现“华龙一号”福清5号机出现焊缝问题。60岁的总设计师张富源为确保“华龙一号”安全,与300多个原始数据和1000多页文件较上了劲,用一个月时间做了大量材料性能相关的调研,又补做一个又一个基础试验,最终发现问题并不是焊接造成的,而是出在零件母材上。

研究院立即成立专项工作组,团队成员1个月内累计飞行5万多公里,在成都和广州等城市之间来回奔波,最终赶在5号机组现场安装节点交付了合格的设备。

柴油发电机配备节省近1.2亿

中核漳州核电厂在建设中,1、2号工程配备的柴油发电机设计容量一步步攀升,高到可能会拖延总工期,而且费用严重超支。

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赵思思在论坛上介绍说,为在最短时间内降低柴油发电机功率,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北京工业研究设计院组建攻关团队,用69天逐一核实柴油机涉及的每台设备、每个系统,终于在2019年3月12日,比计划提前3天将柴油发电机负荷容量降低874KW,采购价降低1.19亿元。




阅读推荐

正在加载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