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华龙一号 国和一号 高温气冷堆 工程建设 仪控与电气 核电运维 材料国产化 数字核电 核环保 核燃料 乏燃料 核能利用 核反应堆 核聚变
中核集团 中广核集团 国家电投 核电高质量 一带一路 核电项目 核电技术 核安全 生态核电 核电设备 核能创新 核文化 党建 核工业

3·11后日本能源格局发生巨大变化 新核电站建设无望

2020-06-10 13:48  来源:嘿嘿能源heypower    核电  核电站  日本核电  福岛核电站

自1995年以来,日本国内核能占全国电力的30%左右,2012年,这一数据骤降至1.7%,2014年,日本国内核电站全部关闭。


2011年3月11日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导致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被海啸淹没,引发严重的堆芯熔毁事故。此次事件后,日本电力能源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

1.新核电站建设无望

自1995年以来,日本国内核能占全国电力的30%左右,2012年,这一数据骤降至1.7%,2014年,日本国内核电站全部关闭。

核电站的关闭造成电力缺口,日本主要通过能源节约、天然气发电厂和可再生能源进行弥补。

长期以来,日本的公用事业一直被定位为公共服务业务。政府将核能视为准国内能源,并将推动核电站建设(提高国家能源自给率),降低单位发电成本(防止电价上涨)作为能源政策的关键性支柱。电力公司作为公共服务公司,除了遵循政府的政策外别无选择。

据政府方面估计,日本核电的单位成本为10.1元/kWh,低于其他电力。不过,根据计算的基础条件不同,估计的成本也各不相同。反核经济学家认为,核电的单位成本确实要高得多。

不过,随着电力供应业务解除管制,电力公司作为普通的私营部门公司,开始建造新的核电站或反应堆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原因如下。 首先,考虑到日本人口的减少,未来电力需求的任何增长都可能是微乎其微的。

其次,新建核电站的成本增加了两倍。

2011年福岛事故后,日本环境省(EnvironmentMinistry)下成立了原子力规制委员会(Nuclear Regulation Authority),规制委针对福岛事故经验,出台了新的安全规定,新核电站建设要想获得批准,还需要其他安全投资方面的审批,这无疑增加了电站的建设成本。

第三,核电站“绝对安全”的神话破灭。无论是市政当局,还是当地的居民已经难以接受核电站。

第四,其他国家(中国和俄罗斯除外的西方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建造新核电站或反应堆的计划大大放缓。

2.为什么电力公司急于重启闲置的核电站?

每座核电站建设成本高达3000亿至5000亿日元。通常将建造这些构筑物各方面的费用称为“沉没成本”。 因为“沉没成本”费用已经产生,无法收回。也就是说,只有重新投入运营才能盈利。

通常将增加1 kWh发电的增量成本称为核电站的“边际成本”,日本核电边际成本约为10日元。 这就意味着,如果发电厂恢复供电,10日元/kWh成本的电力,电力公司可以以20日元/kWh的市场价格出售。

因此,电力公司希望重启闲置的核电站是有道理的。

3.煤炭困境

煤炭——与核能并列的另一种基本能源——也在面临着激烈的讨论。 根据2016年11月生效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内容,环保组织指责日本,应在2030年底前淘汰燃煤火力发电厂,并抨击日本30%的电力供应依赖煤炭。

此外,金融机构、投资银行和政府养老基金在强调ESG(环境、社会和治理)投资时,开始限制对依赖煤炭的公司的投资或贷款。

而且,随着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越来越明显,建造新的常规燃煤电厂几乎不可能。 目前的燃煤电厂有两种存在方式。

一是在电厂旁建造一个设施,提取和收集电厂排放的二氧化碳,并将气体埋在地下。

二是采用诸如“煤气化联合循环”和“煤气化燃料电池联合循环”等技术,大幅降低每千瓦时二氧化碳排放。

然而,由于这些技术至少还需要10年的时间才能商业化。因此,煤炭几乎不可能立即取代核能成为主要能源。

4.天然气也要淘汰

天然气火力发电厂弥补了福岛核电站事故后的电力缺口。

天然气是化石燃料中污染最小的,与煤相比,天然气发电只排放60%的二氧化碳。

即便如此之低,要想实现2050年零排放的目标,理论上,天然气必须退出电力供应结构。 日本主要能源结构,打算从水力发电转向煤电、石油、核能和天然气。 水电、核能和可再生能源没有二氧化碳排放,因此全球脱碳趋势要求要尽量减少对火电的依赖。

而日本的水电资源已接近枯竭,而建造新的核电站或核反应堆的希望很小,甚至没有希望。留给日本的唯一选择将是可再生能源,如微水电、太阳能、风能、地热能、生物质能等。

5.可再生能源趋势

推广使用可再生能源已成为世界性的趋势。

2018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国内总量,加拿大65%,意大利39%,英国33%,中国26%,法国19%,日本18%,美国17%。 长期以来,电力行业一直认为,可再生能源由于成本高、供应不稳定,不可能成为主要电力来源。

然而,如今许多欧洲国家国内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其总发电量的30%以上。作为取代核能和煤电最有希望的能源,德国已经确立了一个目标,到2050年将可再生能源的份额提高到80%。

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边际成本为零。例如,只要太阳能电池板安装完成,后续发电成本极其低廉。其高额的成本主要还在安装面板的初始成本方面。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的十年里,太阳能的安装成本已经减少了一半。

未来如果蓄电池价格降低,多余的电能可以大量储存,就可以解决太阳能供电的不稳定问题,即使在夜间也能保证自给自足的供电。而且当储存在电池中的电力耗尽时,需要从公用事业公司购买电力。因此,公用事业公司将扮演备用供应商的角色。 将可再生能源份额提高到100%确实可以解决许多问题。这将消除核电站事故的风险,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消除对油价波动的担忧,并使电动汽车完全脱碳。




阅读推荐

正在加载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