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华龙一号 国和一号 高温气冷堆 工程建设 仪控与电气 核电运维 材料国产化 数字核电 核环保 核燃料 乏燃料 核能利用 核反应堆 核聚变
中核集团 中广核集团 国家电投 核电高质量 一带一路 核电项目 核电技术 核安全 生态核电 核电设备 核能创新 核文化 党建 核工业

疫情冲击下,频频受阻的南非核电计划迎来发展转折点?

2020-05-13 16:57  来源:第一财经    曾爱平  非洲核电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曾爱平研究员认为,经济衰退、政策不稳定、环保问题将阻碍此次南非核电计划的开展。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郑宇教授认为,南非政府虽有意推动核电计划,但对于企业而言,投资南非核电项目仍将面临不小的政治经济风险。


新冠疫情让本已疲软的南非经济再受重创。

为提振经济,南非矿产资源和能源部长曼塔谢(Gwede Mantashe)近日表示,南非将启动2500兆瓦核电站建设采购融资计划。虽然该计划较去年提出的9600兆瓦装机容量有所降低,但如果该计划成型,其投资总额将占到南非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8%。

2019年,南非GDP仅增长0.2%,为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值。受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及国内封锁政策影响,南非财政部估计,今年该国GDP或收缩16.1%。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曾爱平研究员认为,经济衰退、政策不稳定、环保问题将阻碍此次南非核电计划的开展。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郑宇教授认为,南非政府虽有意推动核电计划,但对于企业而言,投资南非核电项目仍将面临不小的政治经济风险。

南非核电计划为何频频受阻?

南非政府提出核电站建设采购融资计划并非首次。2011年,为满足国内不断增加的电力需求,南非政府推出了国家综合资源计划(IRP):在2030年前,至少实现50000兆瓦新增装机容量,9600兆瓦来自核电。届时,核能将占南非总发电量的25%。

但是,此后该核电计划频频受阻。2013年、2016年,几经修改的IRP均遭国会否决。2015年,南非时任总统祖玛曾两天内换了三位财政部长,也与核电建设有关。直到2019年,IRP修改案才最终通过,核电计划得以重启。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马汉智助理研究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近几年南非核电计划招致各方反对,原因主要有四点:第一,核电项目建设和运营成本高,国家财政难以支撑。第二,南非其他发电能源丰富,清洁能源和天然气发电简单易行且价格低廉。第三,南非生产的电能部分多用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出口,该地区生产落后,需求受抑制。第四,因环保问题提出反对。

为避免此次2500mw核电站建设计划再次受阻,曼塔谢表示,与以往相比该计划将有三点不同:南非政府不会立即要求国家提供资金;在开发核能的同时,将一同开发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只有在市场上有核能需求时,才会继续开展核能计划。

在郑宇看来,此次南非政府重提核电发展计划,有一定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他表示,首先,南非政府有意改变其过于依赖煤炭的能源结构。目前,以煤为燃料的火力发电仍是其主要的发电方式,占发电总量的90%。

其次,南非国内对电力有巨大需求,电力短缺一直制约南非的工业生产。2007年,南非因电力短缺首次限制工业领域供电,南非矿业不得不压缩产量,因此失去了保持了一百年的世界最大黄金生产国的地位。截止目前,南非仍没有解决电力短缺的问题。2019年,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多次拉闸限电。

此外,南非还拥有发展核电的基础。南非拥有丰富的铀矿资源,掌握着先进的卵石床模块反应堆技术。目前,南非是非洲唯一一个拥有核电站的国家。

此次核电计划能否成型?

为推动此次核电计划成型,除上述三点计划外,曼塔谢还表示,南非政府欢迎私人企业参与。南非矿产资源和能源部将在建造、运营和转让的基础上,授予企业开发核电站的权力。

不过,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数位专家并不认为曼塔谢提出的2500mw核电站建设计划能如期进行。

在政治方面,郑宇认为,电力行业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行业。南非对继续发展核能还是转向再生能源一直摇摆不定。

在2019年宣布将继续发展核电计划时,曼塔谢曾表示,“电荒恐惧”正在南非全国蔓延,南非政府要对国家能源结构做出最适当的调整和监督,核能无疑将在其中占据一席之地。但是,南非国内“不需要核能”的声音仍然很多。2014~2015年间,Koeberg核电站曾发生过三次核废料泄漏。

在经济方面,马汉智认为,疫情导致南非经济衰退,其经济状况难以支持核电项目发展。

他表示,从宏观层面上看,疫情导致南非财政困境进一步加剧。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已将南非的主权信用评级从Baa3降至Ba1,评级展望保持在“负面”。从产业层面上看,电网电力传输、接纳和容纳能力不足的缺陷,制约新发电产能。从公司层面上看,ESKOM近年来债务累累、危机频现。

值得注意的是,在南非核电发展的历史上,外资历来扮演重要角色。20世纪70年代,法国阿海珐公司成为南非核电最早的开拓者。此后,英国、俄罗斯、韩国和中国资本相继进入南非核电市场,并购、BOT、PPP为常见的三种注资形式。

南非对外资态度友好,已颁布包括《外国投资补贴》在内的多项优惠政策。在美国的“电力非洲倡议”中,南非也是重点国家。不过,由于近几年南非核电政策反复不定,外资深陷泥潭,法国、俄罗斯等资本已纷纷撤离。

此次南非2500mw核电站建设计划能否会将这些外资重新吸引回南非?对此,郑宇认为,新冠疫情已严重冲击南非经济,今后几年的债务负担都很高,投资的政治经济风险都很大。

不过,曾爱平表示,此前,中国光伏企业在南非投资有一些较为成功的案例,如英利集团、晶科能源等。南非电力领域的投资环境虽不乐观,但仍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阅读推荐

正在加载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