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园区”“智慧物流”……核燃料产业以“智”涅槃

2020-04-22 17:08  来源:中核集团    核电高质量发展  数字核电

核燃料是核反应堆的动力之源。核燃料产业随我国核事业一同起步发展,历史深厚,具有民族产业传统的一面。而另一方面,此次疫情中,中核建中核燃料元件有限公司早在2月10日就全面复工,其两化融合下的新型生产线发挥了重要作用,显示了核燃料产业积极拥抱前沿技术的成效。这次疫情给全社会带来了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也给我们以重大启示,即必须要加快中国原子能全系统信息化建设的步伐。中核集团中国原子能工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丁建波在接受采访时...


核燃料是核反应堆的动力之源。核燃料产业随我国核事业一同起步发展,历史深厚,具有民族产业传统的一面。而另一方面,此次疫情中,中核建中核燃料元件有限公司早在2月10日就全面复工,其“两化融合”下的新型生产线发挥了重要作用,显示了核燃料产业积极拥抱前沿技术的成效。

“这次疫情给全社会带来了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也给我们以重大启示,即必须要加快中国原子能全系统信息化建设的步伐。”中核集团中国原子能工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丁建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核燃料产业虽然有其特殊性,但也要参与市场竞争,具有一定的通用属性。那么对于通用的先进信息技术,我们不能将其拒之门外,必须要跟上时代的发展潮流。”

智能制造为主线

近年来,智能化成为全球制造业生产方式变革的重要趋势。欧盟在2014年启动实施了“地平线 2020(H2020)”科研创新计划,其中以物联网技术作为重点推动欧洲的智能制造。而德国发布了“工业4.0”,旨在以智能化改变制造业发展模式,形成新的产业结构。

在核燃料领域,国外核燃料元件生产线的数字化、自动化、信息化水平均较高,其中较为典型的代表企业有美国西屋公司、法国FRAMATOME罗曼厂和韩国核燃料元件厂等。如法国FRAMATOME罗曼厂近年来斥巨资进行了核燃料元件生产线技术改造,实现了产品全过程的自动化加工、物料的自动化转运以及信息数据跟踪和管控。

“核燃料领域必须牢牢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的机遇。”丁建波认为,目前核燃料在我国整个工业体系中的智能化水平整体处于中游,燃料元件制造领域的智能化水平或属“中上”,“从数字车间、数字工厂,到数字核燃料,现在我们瞄准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工业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等几大IT新技术,在‘十四五’规划中提出了‘智慧核燃料’。”

他用“一、二、三”来概括核燃料智能化和智能制造发展思路:“一”是用智能化的新技术,助推我国从核燃料的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这样一个奋斗目标迈进;“二”是“两化融合”,以信息化和工业化的深度融合引领和带动核燃料制造业的发展;“三”是“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的三步走战略。

基于历史和现实因素,核燃料产业内部的智能制造水平参差不齐。面对这种状况,丁建波提出“分类分步实施,突出实用高效”。

对于生产自动化和管理信息化水平有差距的一些老厂和老旧生产线,要通过技术改造提升自动化水平,然后向数字化过渡;对于市场化程度较高的产业链环节,在数字化和智能化建设方面“要先行先试,起到标杆和引领作用”。

例如中核建中、中核北方我国南北两个核燃料元件厂的新生产线,从整个生产线的自动化水平及其采用的新工艺、新技术看,“具有在国际上并跑的实力”,正向着“国际一流乃至国际领先”的奋斗目标迈进。

对于新建的生产线、基地和园区,则要按照“高起点、高标准、高水平”的智能化来打造。丁建波表示,“这些新的园区、基地,包括我们新开发的核心关联技术多元化新产业, 不会是传统产业、传统模式的复制翻版,而是按照‘智慧园区’理念来规划、设计、建设和运营。”

打造全球电子商务系统和智慧物流

2017年,原中国核燃料有限公司与中国原子能工业有限公司合并重组,组建了现在的中国原子能工业有限公司,实现了核燃料研发、制造、销售和国际贸易服务一体化运营。作为肩负中核集团核心业务的专业化公司,中国原子能“要通过集成规范化、统一化、标准化的信息化建设打破信息壁垒、联结信息孤岛,加强对整个产业的管控,增强产业的发展能力、经营能力和竞争能力。”丁建波表示。

除了公司整体的信息管理系统,销售和国际贸易服务方面的能力升级也离不开信息化的经营管理系统。立足国内、面向全球,“要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提升国际化经营能力,特别是打造和运用好全球电子商务系统。”

本次疫情防控中,物流的重要性体现得淋漓尽致。日常生活里,人们接触的一些物流公司如顺丰、京东等,打通线上线下的高效服务带来了快捷方便的体验。核燃料产业虽然有其特殊性,也同样计划在自身的仓储和物流上发力。

“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各个厂都有自己的仓储和物流资源,经过整合,用一个信息化管控平台来管理,并逐步对仓储、物流的设施资源进行集成,形成我们的‘智慧物流’,为用户提供更快捷、方便、高效的服务。”丁建波说。

此外,移动互联网也是中国原子能信息化建设的一个重点。移动互联网技术在其疫情防控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包括使用集团公司和华为合作的WeLink系统组织视频会议,推动了各项工作有序开展。

“我们要结合‘十四五’规划的编制和产业整体发展,做好顶层设计和统筹规划,而不是产业链上各环节支离破碎地去搞信息化和智能化。”丁建波强调。

疫情加速“智慧”步伐

虽然目前核燃料领域大部分产业还是依托国内产品和技术,但是眼下国际疫情严重的形势,对核燃料领域也有一定影响,尤其是涉及核燃料元件生产原材料对外依存度高等问题。对此丁建波告诉记者,“有影响,但不会是颠覆性影响。经过此次疫情,零部件标准化、物流智能化、加强供应链抗风险能力等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

核燃料的合作双方是一种长期合同和长期合作伙伴的关系,“合作伙伴甚至向我们承诺,中国原子能的供货是优先级的。因为中国的核燃料市场在扩大,而全球其他市场在萎缩。”而且原材料的供应渠道是多元化的,所以影响在可控范围内。

这次疫情蔓延,核燃料领域在统筹疫情防控和人员复工方面其实面临较大挑战,“此时我们能够看到,前期一些经历过数字化智能化改造的智能工厂,在一手抓生产一手抓防疫方面,凸显出较大优势。”

“按照传统的生产方式,核燃料的生产线是不能停的,停了以后损失巨大。”丁建波说,“推进自动化和柔性化生产后,就可以减少对人工的依赖,更好地应对劳动力的波动。”

核燃料智能化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专用软件和智能装备的研制都需要不断完善,相关研究需要持续的项目支撑。丁建波表示,这需要在集团公司和上级单位的支持下,以具体政策做牵引,培养智能化方面的复合型人才做后备,积极开展核燃料数字化技术研究,有规划成体系地促进核燃料产业数字化、智能化水平提升。

“我们不仅要跑赢同行,还要跑赢大势。”丁建波的话里透露出中国原子能推进智能化的决心。



深圳核博会

图为技术


阅读推荐

正在加载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