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核电项目 华龙一号 国和一号 高温气冷堆 工程建设 仪控与电气 核电运维 材料国产化 数字核电 核环保 核燃料 乏燃料 核能利用 核反应堆 核聚变
中核集团 中广核集团 国家电投 核电高质量 一带一路 核电项目 核电技术 核安全 生态核电 核电设备 核能创新 企业文化 党建 核工业

核电整合传闻再起 权威人士:并非空穴来风

2020-03-06 15:57  来源:能源杂志    核电整合  中广核集团  中核集团  国家电投

近日,关于中广核集团分拆,核电业务并入中核集团的消息在坊间流传。有两位权威人士告诉《能源》杂志记者,传言 “并非空穴来风”,其中一位为接近发改委的一家官方机构的高管,另一位曾为中广核集团的高管。


近日,关于中广核集团分拆,核电业务并入中核集团的消息在坊间流传。有两位权威人士告诉《能源》杂志记者,传言 “并非空穴来风”,其中一位为接近发改委的一家官方机构的高管,另一位曾为中广核集团的高管。
 
多位核电业内人士表示,关于中广核集团核电板块并入中核集团的传言并非最近才有,在核电业内已经流传了很多年。
 
中核集团的一位退休高级专家说,去年8月,美国将中广核集团及其三家附属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后,就有类似消息流传,听说最后是国资委一位主要领导极力反对,才最终没有落地。
 
上述中广核集团高管表示,类似传言一直都有,有传并入中核,也有传并入其他央企的。他怀疑类似传言,背后都有推动力量。可能有中核集团在背后推动。“传并入中核集团的,就有两三次了。”
 
中核集团一名内部人士表示,他听说了传言,没有任何消息,但认为这次传言很可能是来真的,因为人事已经有动作,“和之前几次不一样。”
 
所谓人事动作,即指近期以来,中核集团频频对外输出领导人才。
 
今年1月20日,国资委企干二局相关负责人在中广核宣布了一个不寻常的人事任命:杨长利任中广核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张善明不再担任中广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职务。
 
调任之前,杨长利任中核集团副总经理。这是中广核集团自1994年正式成立以来,首次有中核系统出身的管理调任中广核任董事长、总经理级别的高层管理者。
 
再者,中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出生于1957年3月,到今年3月就年满63周岁,这是央企正职领导退休的最后红线,大概率会在今年年内退休。
 
3月4日,国家电投集团、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密集人事调整。
 
原中核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祖斌调任国家电投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原国家电投董事、党组副书记时家林调任大唐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原大唐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王森调任华能集团董事、党组副书记。
 
有观察人士据此大胆推测,假设传言为真,那么杨长利很可能扮演一个过渡角色,在贺禹退休后接任董事长,中广核拆分并入中核后,再回中核任董事、党组副书记,相比之前在中核的副总经理职务,位次提前,相关职务也正好空缺(中核董事、党组副书记祖斌已调任国电投),“这样就都说的通了。”
 
接近发改委的一家官方机构的高管表示,相关传言并非空穴来风,相关方面正在研究,但具体中广核集团是否拆分,是否如传言一般,核电业务并入中核,非核电业务并入国电投,“肯定都还没有定数。”
 
中广核集团一位高管也认为,相关传闻不是空穴来风,但肯定都没确定。“如果上面确定了,还会只是一些传言吗?”
 
传言版本甚多,有传言中广核核电板块并入中核集团,也有传言,国电投、中广核的核电业务并入中核,核电“大一统”。
 
上述中核集团退休高级专家认为,“大一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反对核电“大一统”的力量不小。中广核集团核电业务并入中核的可能性存在,理由有二,一是都并入中核,“华龙一号”的融合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其次,并入后,可以减少核电内部消耗,也符合央企做大做强的目标。
 
“这样中国核电就会形成中核‘华龙一号’和国电投AP1000两条技术路线并行的局面。”该专家认为,由于主导中广核版“华龙一号”的中广核下属设计院与中核过去不和,很可能不愿并入中核,去国电投下属上海核工院可能性也不大,更可能去中国国家核安全局,充实核安全局的技术力量。
 
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都根据自己的技术积累开发了各自的三代核电技术,后在国家能源局强令下融合为“华龙一号”,具体仍有差别。中核版“华龙一号”安全系统特征为“二列能动+非能动”, 中广核版“华龙一号”特征为“三列能动+非能动”,由该系统差异也引申出支持系统、电源、厂房结构等区别。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一位专家表示,两个版本“华龙一号”并不是坏事,面对国际客户,可以提供多种选择,“也许有的国家喜欢中广核版,有的喜欢中核版呢?”
 
具体中广核集团前途命运如何,还需等待时间验证。



图为技术

深圳核博会

阅读推荐

正在加载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