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原子能机构秘书长邓戈:中国东盟在核技术领域合作卓有成效

2022-09-21 14:43  来源:能源新闻    国家原子能机构  邓戈  东盟博览会  华龙一号  玲龙一号  核工程与核技术

9月16~18日,首届中国—东盟和平利用核技术论坛在第19届中国—东盟博览会期间召开。据了解,在和平利用核技术领域,我国已与印度尼西亚、泰国、柬埔寨等国家展开积极合作,以实际行动支持各国和平利用核技术事业发展。


9月16~18日,首届中国—东盟和平利用核技术论坛在第19届中国—东盟博览会期间召开。据了解,在和平利用核技术领域,我国已与印度尼西亚、泰国、柬埔寨等国家展开积极合作,以实际行动支持各国和平利用核技术事业发展。

目前中国与东盟在核技术领域已取得哪些阶段性成果?

我国在核能以及核技术应用领域开展国际合作具有哪些优势?

作为我国核工业政府主管部门的国家原子能机构将如何推动核技术应用产业发展?

就上述热点问题

中能传媒记者专访了国家原子能机构秘书长邓戈

中能传媒:中国与东盟在核技术领域有哪些合作成果?

邓戈: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首次提出“携手建设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倡议。在该倡议的指引下,中国和东盟在和平利用核技术领域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合作。

在双边层面,中国与印尼合作设立了高温气冷堆联合实验室,成为两国开展相关技术交流、人员培训和联合研究的重要平台;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承担的中国援助柬埔寨乡村打井找水工程圆满完成,有效解决了当地居民吃水用水难的问题;中国研制的钴—60辐照装置、电子加速器、辐射探测设备等产品已成套供应泰国、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用户,广泛应用于灭菌消毒、材料改性、环境治理、公共安全等领域;中国与泰国合作设计建造的微堆项目正在稳步推进。

在多边层面,国家原子能机构和教育部联合设立的“中国政府原子能奖学金”项目已为包括东盟国家在内的20余个发展中国家培养核专业硕士博士研究生150余名;在亚太核科技合作协定(RCA)、中国+东盟、东盟地区论坛、澜沧江—湄公河等合作机制下,国家原子能机构依托国内优势资源平台,通过培训研讨等方式,已为东盟培养核能与核技术人才近千人次。

中能传媒:后续,中国与东盟各国之间核技术应用合作还将有哪些举措?

邓戈:下一步,国家原子能机构将从4个方面推动深化中国东盟核技术领域合作:

一是共建务实有效的合作机制,我们将力争把中国东盟和平利用核技术论坛打造成中国东盟核技术合作政策对话、需求对表和合作对接的重要平台,推动建立政府部门、产业界、知识界之间良性互动、多元互补的长效机制。

二是共推特色鲜明的合作项目,将充分利用广西独特区位优势,支持涉核企业、高校加强与广西合作,打造若干既具有广西特色、又贴合东盟需求的核技术示范项目,并以这些示范项目为引领,带动更多“可持续”“惠民生”的核技术应用务实项目在东盟国家落地。

三是共育相知相亲的合作人才,将启动中国政府原子能奖学金二期项目,欢迎东盟各国青年来华接受核科学技术相关专业研究生教育;利用国家原子能机构核技术创新中心、国际原子能机构协作中心等优势资源,发挥地区合作机制作用,加强与东盟各国核技术人才培养和交流合作。

四是共创和谐友好的合作环境,将立足广西,积极向东盟国家宣介“核技术助力美好生活”的中国经验,加强与广西以及东盟各国在核知识科普、核公众沟通方面的交流合作,为核技术合作、核产业发展创造良好生态。

中能传媒:我国在核能以及核技术应用领域开展国际合作具有哪些优势?

邓戈:首先,我国核电产业已有30余年的历程,而且我国的“华龙一号”应该说是三代核电技术里面的佼佼者,目前海内外已有4台机组投入商运,安全性能达到国际最高水平,得到了用户充分认可。

其次,我们已掌握先进的模块化反应堆技术,比如高温气冷堆等,可根据合作方需求灵活定制,以满足不同情况下的电力需求,在此方面其优势也非常明显。

我们拥有全球首个陆上商用模块化小堆“玲龙一号”。目前“玲龙一号”已在海南昌江核电基地开工建设,它在安全性、灵活性、多用途等方面具有独特优势,也是全球首个通过国际原子能机构安全审查的模块化小堆。

第四,我们在工程建造领域的能力也属一流。多年来,我国核电建设一路平稳发展,基本没有停顿,具备同时建造多台大型核电机组的装备制造和工程建设能力,这也为我国在核能及核技术领域加强国际合作提供了坚实基础。

至于如何利用上述提及的诸多优势来助力我国的核能及核技术“走出去”,这也是目前国家原子能机构高度关注的问题。

其实我国已与巴基斯坦在核能领域取得了卓有成效的合作,目前已为该国建成恰希玛核电1~4号机组、卡拉奇核电K2、K3项目,其中K2、K3项目就采用我国“华龙一号”自主三代核电技术。这是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核能领域国际合作的典范。

在此基础上,我们也将积极推动国内有关核工业企业与其他国家展开合作。如中核集团已与阿根廷在核能领域签订相关合作协议。同时,我们也在同沙特、阿联酋等国积极探讨开展核能合作。已有多个国家对我国的“华龙一号”以及高温气冷堆等核电技术表示了浓厚的兴趣。

中能传媒:国家原子能机构作为核工业政府主管部门,未来将如何推动核技术应用产业发展?

邓戈:国家原子能机构作为我国核工业行业主管部门,在核技术应用方面,牵头负责核技术应用产业的政策制定、规划发布、产能布局、技术开发及应用推广等工作,肩负着推动我国核技术应用产业发展的重要使命。

近年来,国家原子能机构采取多项措施,推动核技术应用产业高质量发展。

一是加强顶层设计,谋划核技术应用产业长远发展。在核工业发展有关规划中,明确提出了拓展核技术产业应用发展目标。去年,我们联合7部委制定发布了《医用同位素中长期发展规划(2021~2035年)》,是我国首个针对医用同位素中长期发展战略发布的纲领性文件。

二是建立创新中心,打造核技术应用产业品牌工程。我们统筹行业优势资源与产业应用需求,先后组织成立了10个国家原子能机构研发中心,推动核技术应用产学研用深度融合,加强科技成果转化与协同创新。

三是加大研发投入,推动核技术应用产业自主创新。我们瞄准先进加速器、精密核探测仪器、高端核医学设备、重要同位素生产等瓶颈短板,组织开展科研攻关任务,以具体项目、具体需求为牵引,推动核技术应用科技创新水平大幅提升,向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上游发展的能力不断增强。仅“十三五”期间,我们通过核能开发科研渠道,投入中央预算内资金约4.6亿元、撬动社会资金近20亿元,掌握了一批“卡脖子”关键技术,解决了一批核技术规模化应用难题,涌现出一批填补国际空白的重要成果。

四是积极主动作为,推动核技术在疫情防控中的应用。疫情初期,我们积极推动核辐照技术在医用防护服灭菌工艺中的应用,将灭菌时间由原来的7~14天缩短为1天,大大缓解了医用防护服供应短缺的燃眉之急。此外,我们还成功将核技术应用于医疗废水处理、冷链消杀、病毒快速检测等,取得了良好示范效应。

五是拓展国际合作,推动核技术应用产业开放共享。我们利用国内优势资源平台,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在华设立了核安保、核农学、核技术昆虫不育、放射性药物及医用同位素、海洋同位素分析等7个“国际原子能机构协作中心”;在机构大会等重要多边外交场合,宣介我国核技术创新应用成果;通过技术合作项目,促进核技术创新研究和推广应用。此外,我们还通过中国政府原子能奖学金、援外人力资源开发等渠道,与“一带一路”重点合作国家开展核技术人才培养和技术交流合作,助力社会民生和经济发展,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



图为技术

深圳核博会

中国核电网


推荐阅读